心情閣樓

關於部落格
分享內心的小地方
  • 1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遺忘今生:喝一碗孟婆湯,走一遍奈何橋

 前生再怎麽深戀,走在這奈何橋上也是步履穩穩不亂絲毫。心靜如鏡,心沈如石。橋這邊寂寂無聲,因爲心死,失了往生的記憶,橋那邊哀哀嗆天,因爲心動,忘不掉的牽牽纏纏
  “來生,再續前緣““負你一顆心,來生還你千行淚”......孟婆偶爾聽到飄至耳邊的來生言,用眼晴笑笑。低頭看一鍋湯,是一鍋普通的湯,只因加了一味叫遺忘的調料,也抵過了心底的海誓山盟
  記憶小舟擱淺,滄海一粟,大風大浪就是明日黃花
  偶爾覺得今生從未做過卻似曾相識的事物,在腦海如野草星綠,卻永遠不會記得始終,如草種永遠長不成參天大樹。
  沒有什麽磐石不移,世間最殘酷的是等待。如西涼所言非要記不得梅豔桃紅時,天地褪色再幡然醒悟會不會太遲?飲盡孟婆湯的刹那,有幾個沒有和著淚水吞咽?是悔是恨?
  這一生,牽他(她)手,好好過活。此葉發此樹,葉落樹枯時也已不知化爲誰的護花泥了~今生,我們愛了,就牢牢的、牢牢的靠近,不要在茫茫人海中丟了彼此
  劫
  我原本吳氏。宿於沁園,每年冬末,萬株玉蘭繁花似錦,芳香四溢。
    山林四周種滿各類藥草,共計千種,無論何季,都能看到藥花漫山開遍。家族卑微,生來有姓無名,十五歲嫁入孟家,人稱孟娘。夫孟夕與我,懸壺濟世已有五載。
    那年,秋,清晨有陽光穿過竹簾照進來,我將簾子拉起,推開窗,有露珠從木棂滾落,外面紅楓似火,隨風盈盈而動。楓下站一女子,粉衣如花,雲鬓輕斜,只是面色蠟黃,實有憔悴。“我的下人曾到過府上請過孟郎中,郎中不肯過府,只好親自來此。”
     她道,身邊只帶了一個小丫頭,衣著考究,舉止不俗。
   “孟娘……”
        
    孟夕的眼睛從我的身上穿過,落在了粉衣女子的身上,我看到他眼中撩起的光暈。那女子雖病容滿面,卻掩飾不住天生麗質,香豔妖娆,任何男人都會動心。孟夕是個男人,塵世中有血有肉的男人,相宿五年,他想什麽,我懂。秋至冬末,時見寶馬香車新轍。女子來園頻頻,氣色好了很多,面帶紅潤,笑聲朗朗,見到孟夕更是如此。平日裏,孟夕在園中越來越沈默,時常一個人很長時間呆在配藥房,足不出戶,行爲隱密而怪異。
  
  我問孟夕:“那女子是何人?”“明珠公主。”孟夕話語不多。那樣的女子,蘭心惠質,誰看了都會動心。”我歎道。
    孟夕背過身只顧配藥,故意不睬。“明日我代你替她看病。”我道。“她是我的病人。”孟夕不溫不火。我怒,反手將他手中的配藥盤打翻在地。整整一個月,彼此沒有說過一句話。
   每日,總能看到孟夕披著外衣在配藥房裏呆得很晚,不停的咳嗽。我拉下簾子,討厭這種裝病嚇人的模樣,像這樣的事已經是第三次了。我說過第三次,就再也不會理他,無論他如何耍小聰明也是徒勞。平日裝得再像,也瞞不過明珠公主的耳目。“你和孟郎中已一月無語?”她說,眼有嘲意。我看著她冷道:“這是我們夫妻間的事,不用外人閑看。”“皇上已將我配婚與他,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她自始至終沒有正看我一眼,說罷,拉起衣裙,在丫環的簇擁下上了香車,漸然遠去。
    我的手不覺間顫了起來。 如果孟夕變了心,我如何能將他拉回來?一味的放任,結果,只能由他而去。 “你在這兒。”
  他來了,踏著地上的枯枝腐葉悄無聲息地站到我面前。“你哭了……” 他伸手,我將臉側過不再看他,任憑他的手指在空中停下。
    我轉身欲走,衣袖卻被他拉住。“孟娘……”
    他不停地咳嗽,血濺在了我素白的雪衣上,瞬時,衣袖開出了一朵朵細碎的梅花,含雪怒放。
    “血!你在咯血!”我驚道,孤疑的看著他。“你終於肯和我說話了。”他的嘴角挂著血絲,笑著,臉上依舊蒼白無力。
    “這次,這次全是真的。”他說,很艱難地說。我將手扣住他的腕上,爲他把脈。脈像澀而凝重,枯絕虛玄之像。“怎麽會是這樣,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喊道。“沒有用了,孟娘,身爲郎中已知自己活不過十日。”他道。 淚水漫過眼簾,落在指尖,晶瑩而又徹透。“我知道自己時日已無多,一直躲著你,讓你恨我……”“因爲你說過……”
    他拉過我的手,放在臉上,輕輕的來回摩挲,很溫柔的撫摸。
    “因爲我說過,有天,你死了,我也會……”
    他捂住我的嘴,不讓我再說下去。“孟娘,我要你活下來,不再想念我。”他說。“不,我做不到,做不到!”我拼命搖頭。有人站在身後清咳了一聲道“時候不早,請孟郎中到王府商議與明珠公主大婚之事。”他一身宮中太監扮相,面無表情。孟夕向他欠了欠身道“請公公再給點時間,讓我與內人吩咐幾句”。
    他拉過我,指尖溫暖而輕柔。“孟娘,我不會娶公主。”他小聲地對我道。
    不娶明珠公主就意味著抗旨拒婚。一旦抗旨,並要誅聯九族!我的臉毫無血色。他歎了口氣,道:“你始終都不肯信我。”
    “我不會輕易責怪任何人,答應我,你也不會。”我點了點頭。他從袖中掏出一個瓶子,將它放在我的手中,旋即握緊。。“瓶子裏面裝的,是我苦心研制的藥水,喝了可以讓人忘了心裏最痛苦的人和事。”他用眼睛看著我。“請孟郎中起程!”一旁的公公雖還恭敬,話中早已顯出不耐之音。
   傍晚,如血夕陽之下,我見到了明珠公主。
    我從沒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花容月貌盡失的模樣,頭發淩亂,目光呆滯,衣袖上有塵埃灰燼。 
    “孟夕死了。”她說。
    “你胡說,他是不會死的。” 我用眼睛盯著她,一字一句清楚地說道。
    “是的,他死了。”她哭了,淚水在臉上碎得一片又一片。美麗的女子就連哭泣也是楚楚動人的。“這是他死前要我交給你的。”
   她將一封信遞到我的手中,信殼上有凝固的血迹,有細小的折痕,顯然已備多日。“他甯願一死也不願娶我。”
    她一個勁地哭訴,腰間除了玉佩香囊之外,還多了一把銀匕首。  那銀匕首化成灰我也認得是誰的。她撒謊,她一定在撒謊!我目中放著火光,這麽多人帶走孟夕,定是孟夕不從,便索性將他殺死。
    我冷靜吸了口氣,將孟夕給我的那個瓶蓋拔開,將藥水斟滿兩杯碧玉杯中。杯中湯色清洌,無影無味。順手挑了斷魂草的粉末欲放入杯中,耳邊又響起孟夕說的話語:“我不會輕易責怪任何人,答應我,你也不會。”她用眼睛看著我,手指一顫,再也無力。 
    “這是他留下的最後東西,他要我們忘了所有。”我說著話,手並不曾碰它。她的嘴角抽了一下,又木無表情地拿起杯子,仰起頭一飲而盡。而我沒有,我願意守到真相大白的那天。總有一天,謎底都會揭曉。
    我拆開信封,裏面是一張失憶藥水的配方。孟夕仍然想讓我忘了他。沈睡一天的公主醒來,用空洞的眼睛微笑著,仍是個無痕的女子,擁有傾城的姿容和萬貫家財的女子。而我,仍是孟娘,一個活在回憶中的孟娘,一個一夜之間白了青絲,相思無藥可治的孟娘。孟夕死了,最後,只留下一下癡情的女人和一個冬季。
    無花的季節,心如死灰。我相信孟夕是愛我的,至少,他用死來成全了我。
    春去秋來,年複一年,我只身住在沁園沒有離開。我不再替人把脈治病,包括老人和小孩。我只做一種藥,能讓人忘了心裏最痛苦的往事。
    世人都叫它孟婆湯。  
    十年,到我這裏求湯之人將門前山路踏成大道。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忘了記憶的人,高歌而去,去得兩袖清風,無牽無挂。而我,是他們痛苦記憶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我不斷從他們口中搜尋,爲的是找到孟夕死時的真相,誰是他的最愛。我得到的答案竟有百余種:
    有人說孟夕是死在王爺府中,有人說孟夕是服毒自盡。也有的說是明珠公主一怒之下將他失手殺死。
    盡管如此,我仍沒有罷手。 
    那年春季,林中玉蘭怒放,潔白如雪,只是寂寞無人賞摘。天漸黑時,來了一個中年婦人,年有四十五六,布衣荊*,面有苦色。“我想買你的孟婆湯。”她道。
    “孟婆湯是要用你的痛苦來交換的。”我說。婦人沈思了一會道:“好吧,那我直說無妨,反正喝了孟婆湯我就再也記不起它了。”“十年前,我來過這個地方。那時候這裏,還有濃密的樹林,中間有條很小的路,窄得只能容下一輛馬車。那日,我看到一隊人馬往樹林裏走出來,看上去像是宮廷裏的待衛。他們簇擁著一位男子上路,看上去很恭敬的樣子,忽然,那個男子掏出銀匕首,往自己的胸膛刺去,身體滾落下馬,周圍的待衛都措手不及。聽到呼喊,前面馬車上的華衣女子不顧車速的跳到地上,直奔向他,嘴裏不停的喊著他的名字,衣裳上綽四凶擁難!?“我沒法忘了那一幕,所有可以烙上的記憶是可怕的。”婦人閉上眼睛道。“那男子可叫孟夕?”我不動聲色地問道,心在隱隱抽痛”“是的,這個人的名字,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掉。”“他臨終前可曾說了什麽?”“他說不想負了公主。”“他死時仍挽著公主的手,握得那麽緊,最後侍衛不得不將他倆強行分開。我沒法再看下去,至今仍不明白,兩人那麽相愛,爲何還要以死來解脫?“我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裏面有鮮紅的血溢出,很痛,刻骨銘心的痛。公主沒有說謊。她並沒有殺孟夕,那把銀匕首是她從孟夕身上取下保存的。無可否認,孟夕愛上了我和公主,他沒有辦法找到兩者之間的平衡點,爲此受盡煎熬,只好以死來解脫。 
    我恨他,恨他讓我癡尋謎底十年。十年,才知道,他說過的一切,原來,只是欺騙。我給了婦人一碗孟婆湯,看著她喝下,睡去,無牽無挂地離開。我心中有種可怕的預感,有些事在她來之後將要發生。 
    那日,我坐在窗前獨自飲酒,一杯接著一杯。溫酒的爐火快要熄滅,屋中乍冷還暖,最難將息。酒未完,門已被人推開。一個雍容華貴的美貌婦人站在了我面前。
    “請給我碗孟婆湯。“她道,聲音輕柔似水。面容已顯憔悴,再多的脂粉也掩飾不住快要逝去的年華。我知道她是誰。第一個飲下孟婆湯的女子,依舊逃不過俗世的劫。如今,她來了,就像冥冥中注定的輪回。我搖了搖頭,沒有看她。“藥已經被我毀了,今後世上,再也沒有孟婆湯。”我恨她,卻又覺得她可憐,紅塵中錯愛別人的女子都很可憐。“不可能!”公主拔出佩在腰間的銀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我能感到自己的動脈被冰冷的匕首壓得突突直跳,我不怕,我的靈魂早已死掉,在知道真相之後,都已死去。“唯一的方子讓我燒掉了,世上再也沒有孟婆湯了。”我仰頭笑道,此生,愛恨兩茫。我將她的手用力劃向脖頸,溫暖的液體在漲滿、溢出……一個聲音說“回來……孟娘。”我笑了,不再有牽挂。是久經年,愛過的人已經淡了。今後,不會,再愛上誰。“孟娘……血……”公主道。所有記憶全然複蘇,雙重的痛苦壓得她無處可逃。她驚叫著,沖出屋子,揮舞著雙手,上面有鮮紅的血迹……此後,宮中的丫環都說明珠公主瘋了。每天時而自言自語,時而尖叫不止……公公拿著那把匕首端詳良久才道:“這把匕首殺過兩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他們生前,曾經深愛過……終是不吉,命人將它毀了吧。”遙遠的鈴聲輕顫, 在天邊渺茫的響起,再沈落……   
  那是奈何橋上, 亡魂不舍晝夜的歌聲……奈何橋上,孟婆悠悠端起湯碗……來者形形色色,有木然,有平靜,有猙獰,有恐懼……半推半就,顫顫微微…… 湯端一飲而盡, 終究沒人逃的脫, 終究要喝的一點不少,一點不多……
  孟婆悠悠端碗湯,孟婆悠悠收湯碗…前生再怎麽深戀走在這奈何橋上也是步履穩穩,絲毫不亂…… 心靜如鏡,心沈如石…… 橋這邊寂寂無聲……因爲心死,失了往生的記憶……橋那邊哀哀嗆天……因爲心動,忘不掉今世的纏纏綿綿。“來生,再續前緣”……孟婆偶爾聽到飄至耳邊的來聲言,淺淺一笑…… 低頭看那一鍋湯,一鍋普通的湯 …只因加了一味叫遺忘的調料,也抵過了曾經的山盟海誓……記憶小舟擱淺……蒼海一栗 大風大浪已是過眼雲煙……
  偶爾覺得  許多今生從未做過 卻似曾相識的事……沒有什麽磐石真的不移,世間最殘酷的事是等待……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等到昙花再開 等到風景看透 飲盡孟婆湯的刹那,沒有和著淚水吞咽……這一生,牽她的手,愛了,就牢牢的、牢牢的靠近。不要在茫茫人海中丟了彼此。還是……你是你,我是我, 互不相欠,各奔幸福…… 即使夢中遇見了也不要打招呼 笑笑,然後擦肩過 或者讓我一生都擁有著你,或者我們永遠都不要相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