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閣樓

關於部落格
分享內心的小地方
  • 1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何佛劍要叫佛劍?

注意:這是篇令人血脈賁張、小鹿亂撞,一不小心就會腦沖血的一篇文,所以請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的病患,還有年未滿18的小朋友請勿觀賞,謝謝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話說當年,佛劍分說在立下救生的浩願前,也不過是位天真無邪的小沙彌,但為何會步下這般艱苦難行的道路呢?這是有因緣的,請待小痕帶大家來探知這令人可歌可泣的幕後隱情。 小佛劍自小被天佛尊收養,在禪院中認真向學,時間慢慢的流逝下,當年粉嫩可愛的小佛劍,也已長成一俊秀飄逸的青年了,也在這一日……… 一名身穿白色袈裟,面容俊雅的青年,緩步行走,見其沉穩冷峻的氣度及頭頂上如同珍珠般光滑的銀舍利,足見其佛學根基已不是眼見年齡所能小覷的,青年步自一扇無多餘雕飾檀香木門前,抬手推開沉重的門進入,眼際所見是一名莊嚴慈藹的佛者,佛者淡淡地抬頭,微微一笑「你來了。」 「佛尊!」青年冷峻的臉有一絲鬆動,微微頷首 佛者淡然地望著青年,面容有著一絲欣慰,將其喚至跟前,青年默然遵行, 佛者輕聲說「今日是你出外歷鍊之日,也是決定你此生的道路之日,你找到你要走的路了嗎?」 青年面容沉靜地點頭,佛者欣慰地望著青年「見你已證大道,為師有一物贈你,坐下吧!」 青年雖感疑惑但依舊坐至佛者身旁,佛者微抬雙手,手中散出光華罩向青年,青年忽感灼熱之氣,當金色光華越發盛放,青年也越感難耐熱氣,此時金色光華漸漸微弱,一股冷冽之氣自頭頂貫下,青年只覺通體涼暢、思緒清明,再張眼佛者已坐至禪榻處,面對青年「此去再見已難,望你好自珍重。」 青年點頭轉身欲踏出禪修靜室時,眼角餘光自櫃上一面銅鏡中看見自身頭頂佛尊所贈之禮,只見鏡中反映出,原本如同珍珠般散發霧面光澤的銀舍利被刻上漩渦圖形也被雕成圓尖狀,青年難以置信地看著鏡中的自已,佛者見青年呆愣地望著銅鏡,疑惑地開口「佛劍你怎麼了?」 被叫喚的佛劍,只是緩緩地回頭,以光速般萬夫莫敵的氣勢衝向佛者揪住佛者的前襟,大聲吼「你這個老不修,你知不知道我為了要保持這麼漂亮的光澤和形狀,花了多少心血,每天用特製的羊毛軟刷洗頭,用最高級的護髮油打光,睡覺的時候戴絲綢製的護髮帽才能造就這珍珠般光滑的色澤和質感,現在你居然把它刻 成海螺形還會發光,你.說.怎.麼.了?」 佛劍越講越氣憤手也越緊揪著佛者,佛者吁吸困難地漲紅臉指著揪緊衣襟的手,佛劍悻悻然放手,陰沉地盯著佛者,佛者吞一吞口水,手指交纏無措地偷看佛劍,見佛劍的臉愈陰沉才吶吶地開口「人家…人家喜歡福壽螺嘛!你也知道嘛!剃度後就要守齋戒,所以…所以……」 佛劍青筋畢露,緊握雙手成拳,壓抑自已的怒氣,避免一時不小心犯下弒師大罪,沉聲接下「所以就拿我開刀,那為什麼不刻你的頭,要刻我的,說!」語罷憤恨地盯著那頭金色舍利整齊排列的釋迦頭 佛者無辜地偷覷佛劍,怯怯地開口「銀色的比較好看嘛!」 聞言氣瘋的佛劍暴跳如雷,在原地繞圈找有啥武器可以打醒眼前的佛者,環視禪房內一圈後,發現於內室中檀木供桌上擺放著一把古樸銅色,看似年代久遠的劍形劍鞘,佛劍不由分說地將其拿起架上佛者的頸上,沉聲威脅「說!怎麼恢復?」 佛者的身軀抖的有如秋風中的落葉,眼眸也浮現可疑的水霧,良久才開口「沒辦法恢復。」 佛劍聞言靜默不語,而後漾起一絲淡笑,卻令人寒徹心扉,佛劍緩慢地逼近佛者,佛者心下一驚,一步步地後退,面色蒼白如雪,而後只聞一句浩大的詩號「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和有點難入耳的哀嚎聲連綿不斷 ………一刻後……… 禪房內一片凌亂,佛者滿臉血跡掙扎地伏於地面,抬起頭面向正欲踏出門外的佛劍心有不甘地大聲叫「你選擇的這條佛路,將是艱苦難行。」 佛劍定於原地,頭也不回傲然地回道「墜入無間,終不悔。」 佛者不死心又言「比丘殺人,作何解釋?」 佛劍斂下星眸踏出房門,只餘一句於空氣中飄渺「分說,不分說,逆螺之路,不由分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